公司新闻
    行业资讯
    媒体报道
    党务工作
“作家的书画”系列之冯杰《野狐禅》





“现实和梦境,简直是花开两枝,如一个人生活了两辈子。这看似赚了一倍。人生有那么多的叹息,有那么多的荒唐,有那么多的腼腆,一辈子都太长了。”
冯杰,中国著名作家,兼涉书画领域,有“文人画家”之称。近日,河南美术出版社推出“作家的书画”系列之冯杰的书画集《野狐禅》,本书有别于一般的书画集,采用文字和图画结合的方式,内容穿梭古今和现实内外,又于生活的细节处即兴感发,在方寸之间展现真性情。书中的文字戏虐嘲讽,既幽默,又戳透时代的病灶;图画富有情趣,既灵动,又蕴含着浓厚的文化气息,可谓是一本文画结合的趣味之书。


(内附冯杰小品画一幅)

 
(“作家的书画”系列之《信球》《野狐禅》局部)

 
《野狐禅》部分精彩内容

   
豪杰的准则 晁盖


身居大野草泽,有帝王大家之风。

晁盖绰号“托塔天王”,是个镇妖降魔的角色,后来家中“天王府”的后门里竟来了“鬼”—还是一个“赤发鬼刘唐”。

“天王”与“鬼”相谋,是可发一笑的事情。如今另外的正常。

晁盖的日常表现:平生仗义疏财,爱结交好汉,若有人投奔他,不论好歹,住后又将银两资助。但他面对不义之财,发出“取之何碍”的壮语,这与项羽是一路的人。

晁盖心胸开阔,坦坦荡荡,眼里容不得沙。多少好汉与晁盖相比,都黯然失色。

晁盖没有吴用的诡谲,没有宋江的奸诈。他为人正直,爱憎分明,不曾有半点曲弯和虚伪,甚至对入伙前王伦的暧昧意思也不曾察觉,仍对他人道“王头领如此错爱,此恩不可忘报”。

正因为晁盖为人正直,从古至今这类人往往吃亏,自己不奸诈中了别人的奸诈,这类人当领袖注定不会长。

当曾头市的毒箭带着呼呼的风声射中他的面颊后,中毒,终于水米不进。身体沉重时,他没有指定出谁去当“你办事,我放心”的接班人,而是说:“谁捉得射我的,便可作梁山泊主人。”这是对接班人的不信任。

那支箭正好射在面颊上,急拔得箭,出血晕倒了,看那箭时,上有“史文恭”三字。放在灯光下的银盘子上,咣啷一声,却是一支药箭。




画瓜记


孙荪先生今年在黄河滩上种瓜,种了几亩地西瓜,一片碧绿。瓜熟后一个不卖,只送亲戚朋友吃。甲午年夏天凡到官渡草堂的客人,会多一种口福。孙先生先抱上一个碧绿的西瓜,亲自开刀,让大家先吃瓜。
他种的瓜属于自产自吃,亲戚里偶尔流传出来几个,有外人尝到后要买,但有钱却买不到。孙先生不卖瓜。这瓜有人号称“中原第一瓜”。到官渡草堂里去,吃瓜,谈艺,写字,盖印,除了是一种惬意、诗意,在雾霾年代,几乎已是一件奢侈之事了。他们种的西瓜全部上有机肥,没有一点儿化肥。这是好瓜的道理。沙瓤,闪出沙粒状,下刀切不成形,瓜皮清脆,青州皮,可生吃,可调吃。我只有童年时在北中原留香寨乡村吃过这种西瓜。吃得有点恍惚。想到童年时某次偷瓜得手,某次或者失手。
孙先生说:中国农村自从种瓜上化肥以来,西瓜发生变化。
现在瓜农为了生计,要高产,不得不上化肥。这是现代化来临给农业带来的危害。
我和作家、民俗家孟宪明先生到官渡草堂,坐定后,还是先吃瓜,后写字。三人吃了一个大西瓜,孟先生说,他只在老家亲戚的棉花茬地里吃过这种西瓜。吃得不过瘾,走时车上又装了一大袋西瓜。好的画家在画西瓜时,瓜瓤上最好要加上一只蚊子,蚊子嗜甜,舐耳语,它热爱好西瓜,它想携带西瓜飞翔。我看过陈其宽先生一幅西瓜蚊子图,题款“渴”。

 

我在专心地啃瓜皮。孙先生端着盘子里的几片厚瓜皮出来了,他还要伺候院里的几个活宝:桂花树下挂着两只鹩哥,一只八哥。灵鸟通灵,先讲普通话,后说河南话。






纸上行走


 





“作家的书画”系列

《野狐禅》为“作家的书画”系列之一。“作家的书画”系列图书选取中国当代文坛重量级作家的书法作品,将陆续分辑分批出版。本套书的内容一是作家的书画作品,二是其中一些书法作品形成背后的趣闻轶事,或创作时的背景、心态、交往、人事等,由作家本人娓娓道来,以便于读者认识和理解作品,从而使得书法与文学相映成趣,完美结合。
目前该系列图书还推出了张宇书法集《信球》,此书为作家南极归来后的新作,书中作家自我嘲弄,玩味哲思,关照内心。


 
地址:河南省 郑州市经五路66号 电话:0371-5727637
河南美术出版社版权所有 Copyright All Rights Rreserved 豫ICP备13017126号-2 技术支持:中扬科技